血袍巫师 第五十二章 那个家伙是谁

2019-12-05 07:30:52 来源: 信阳信息港

血袍巫师 第五十二章 那个家伙是谁

一个月后,肖恩终于走出了大山。

回头看了眼尸鬼,它身上那套原本威风凛凛的黑色铠甲,早已经破烂不堪。

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的双肩包,还挂着连枷、重弩,以及缴获的骨盾和钉头锤。

凄惨的形象不堪入目,就像逃荒的难民。

肖恩的形象也不怎么样,身上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的,没办法,在环境恶劣的大山里呆了这么久,换谁也好不到哪去。

这次进山足足折腾了三个多月,肖恩非常思念家人,他哪有心思拾掇自己,只想尽快回到家。

肖恩紧了紧身后的背包,和尸鬼快步向灰石镇走去。

再次踏上那条熟悉的石板路,看着远方的灰石镇,肖恩百感交集。

终于回来了……

走进了灰石镇,镇子里并没有什么变化,和以前一样的冷清。

肖恩走到杂货店的门口,就见米娅正坐在柜台的后面打着瞌睡。

他笑着走上去,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柜台,米娅迷迷瞪瞪的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才看清对面是肖恩,激动的从柜台里跑出来。

丫头也不管身上脏兮兮的肖恩,一下冲到哥哥的怀里,一边捶打哥哥,一边抹起了眼泪。

“肖恩……呜呜……你怎么才回来……”

肖恩帮米娅擦了下眼泪,笑着道:“傻丫头,哭什么啊……”

“呜呜……肖恩,我可想你了呢……”

听了妹妹的话,肖恩笑着道:“我不是回来了吗……”

米娅抹了把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对了,上个月那个傻瓜哥哥来镇上了,他还带着一个姐姐,长得可美了……”

肖恩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亲自过来了,算他有心了。

他想了下道:“哦……那个傻瓜哥哥什么时候走的?”

米娅摇头道:“傻瓜哥哥没走啊,他天天都会来家里坐会儿,那个姐姐可好了,还送我很多礼物呢。”

说到这里,米娅脸上带着失望。

“我总想邀请他们吃午餐,可每次我一说做肉汤招待他们,傻瓜哥哥就好像很忙的样子,拉着那个姐姐就走。”

肖恩心里憋着笑,那个家伙不走才怪呢。

弗兰德从旁边的小巷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看到站在店外的尸鬼,被吓了一跳。

这家伙长得高大粗壮,一身黑色铠甲虽然残破不堪,但看着却更显凶猛彪悍。

弗兰德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儿,连忙小跑着来到杂货店门前,看到尸鬼没有对他做出什么举动,就身体贴着墙根,小心的挪进了屋子。

他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抬头看到了肖恩,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马上又板起了脸。

他也不去看肖恩,而是满脸怨气的坐在柜台前,拿出烟斗,一边往里面塞着烟丝,一边嘟囔道:“几个月不回家,弄得脏兮兮的,还不去洗洗……”

肖恩笑呵呵的看了眼父亲,然后将妹妹放下,转身就要往后院走。

“你先别走,外面的那个家伙是谁?”

还没等肖恩说话呢,米娅笑着道:“他是山姆大叔……”

弗兰德听了顿时一愣,转头看向了肖恩。

肖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随口应付道:“额……一个朋友……”

听了儿子的话,弗兰德把肖恩拉到一边,小声问道:“那个什么山姆,是新认识的?”

看到肖恩点头,弗兰德又回头小心的看了眼门外的尸鬼。

“我怎么看他不像好人啊,还是赶快把他打发走吧。”

肖恩被逗乐了,他怕父亲担心,笑着解释道:“我救过它的命,以后它就跟着我了,没事儿……”

他说完就出了杂货店

,让尸鬼将两人的东西搬进后院,然后让它守在杂货店的门口。

肖恩拎着一桶水回屋洗簌去了,弗兰德坐在柜台前小心的看着门外的尸鬼。

他还是不放心,儿子毕竟还小,不能让他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还是想办法把这个壮汉打发走吧。

这时,佩兰和一个灰袍女孩走进了灰石镇。

其实佩兰来到灰石镇是为了躲清静来了,自从图兰王国发现了邪巫师组织,暮色之森当然要加强这里的力量。

于是,暮色之森一些家族的年轻子弟就坐不住了,纷纷主动请缨来到了图兰这个偏僻之地担任驻守巫师。

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佩兰独自捣毁了邪恶祭坛,不但在聚集地名声大噪,还成为了暮色之森所有学弟学妹的偶像。

那些平日里就和佩兰较近的天才巫师学徒,当然不服气了,尤其是看到佩兰名利双收,一个个眼红不已。

这样一来,原本荒僻落后的图兰王国,一下子涌进了不少巫师,光是图兰王都现在就有二十几名巫师学徒,而且还有两名暮色之森的正式巫师坐镇。

尤其是几个一直在学院和佩兰较劲的天才学徒,也来到了图兰,佩兰天天看着他们心烦。

再加上有两个讨厌的家伙一直缠着路易莎,所以路易莎也跟着佩兰来到这里,也是想躲几天清闲。

佩兰看到了站在杂货店外面的尸鬼,顿时兴奋了起来。

“哈哈……那个家伙总算是回来了……”

他说完就快步走了过去,女孩看了眼对面的尸鬼,当然认得出这是死灵生物,连忙追了上去。

“佩兰,你的那个朋友,怎么是黑袍学徒?”

佩兰点头道:“是啊……没关系,他和别的黑袍学徒不一样……”

他说完几步来到杂货店的门外,没等进屋呢,就嚷嚷了起来。

“肖恩……我来了……哈哈……你总算是回来了……”

后面的女孩看着佩兰的背影,皱起了眉头,这家伙平时挺稳重的啊,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走到尸鬼的旁边,仔细的打量了起来,发现它身上的铠甲很破烂,有的地方还尽是坑凹和孔洞,显得残破不堪,就像刚从战场上下来似的。

女孩朝屋里看了眼,犹豫着是不是进去,一想到里面有个黑袍学徒,她心里就变得排斥了起来。

路易莎和佩兰自小就认识,虽然出身不同的巫师家族,但两家的关系比较好,而且路易莎的母亲,就是佩兰的亲姑姑。

因为父亲一系在家族势力较弱,佩兰的资质虽然不错,但在家族的地位一直比较尴尬。

而路易莎就是另外的一番光景了,她出身于暮色之森的巫师家族,不但资质优异,长得也非常漂亮,而且为人乖巧,深得家族长辈的喜爱。

她在暮色之森下属学院里,是所有年轻学徒心中女神般的存在。

自幼在白袍巫师聚集地长大,从小就总听长辈和老师和她讲黑袍巫师的种种劣迹。

都是什么嚣张霸道啊,阴险狡诈啊,贪婪残酷啊,反正在白袍巫师的眼里,黑袍就是残酷、邪恶的存在。

所以路易莎对黑袍巫师,那是打心里感到厌恶,尽管她从来没有遇到过黑袍巫师。

路易莎想了下,还是迈步走进了杂货店,说实话,她心里也挺好奇的,还真想看看黑袍巫师到底有多邪恶。

荣军精神康宁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玛莱妇产医院电话
贵州有没有正规治疗癫痫的医院
合肥癫痫那家医院好
昆明哪家治妇科的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