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瓜分爱情的第四者

2018-11-02 12:57:44

瓜分爱情的第四者

八月的春城依然暑气逼人,从车里出来我快步走向办公室,因为今天与一位读者约好了见面,这个时间也该到了。推开工作室的门,果然见一位女孩子坐在那里。见我进来,她慌忙地站起来:“老师,您好,我是昨晚打来心理咨询的雪菲。” 我微笑着请她坐下。踌躇了许久,她开了口。

“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来找您,要知道向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坦露自己的内心世界需要多大的勇气。我一直快乐不起来,苦恼至极,有时真想一死了之。这一切皆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已婚男人。称他是‘已婚男人’其实并不确切,因为他已经有了两个妻子和两个女儿,也就是说他的婚姻不仅仅是‘已婚’,而且还是重婚。

“我从来没想过要爱这样的一个人,我并不是放荡、不自重的女孩。认识他之前,我与许许多多传统、本分的女孩子一样,对自己的爱情、婚姻有着美好浪漫的幻想。我有过刻骨铭心的初恋,对自己所爱的人,我付出了全部真情,对方对我亦是爱意浓浓。可是父母坚决反对我们的恋情,面对重重阻力和压力,对方退却了,从我的身边永远走开了。因为这段飘落的恋情,我几度消沉,常常深醉不醒,刻意放纵自己。

“就在这种境况下,运生走近了我。那天,我一个人坐在酒吧的角落里狂饮,他坐在我的对面,轻轻地从我手中拿走了杯子。他说他已经注意我几天了,一个女孩子如此疯狂地喝酒,一定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他愿意听我诉说。几天来还没有一个人这样对我说话,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怜惜之情,我像个孩子般大哭起来。在酒精的刺激下,我靠在他的胸前,一口气倒出了所有的悲伤。奇怪的是在诉说这些平日里一想就心痛的事情时,我竟没有感到痛。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运生温暖的胸膛抚慰了我。

“那天运生陪我喝了许多酒,直到我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客厅里。是运生从我模糊不清的话语中了解到我家的地址,费尽周折把我送回了家。这一举动使我对素昧平生的运生多出了几分信任和感激。

“在一种说不清的心理驱动下,我投入了他的怀抱。他对我很好,处处照顾我,凡事都考虑得很周到,我认为这表明他也爱我。然而有一天他告诉我,他不能把所有的爱都给我一个人,因为他还有两个妻子和两个女儿,他要奔波于两个家庭之间。我被这一事实惊呆了,我不仅是个第三者,在这份繁杂的情中,我该是一个第四者,与另外两个以运生妻子身份自居的女人共同瓜分着一个男人的爱!我开始可怜我自己。

“也许是出于愧疚,运生对我更好了。我竟没有勇气离开他。甚至在半梦半醒之间与他有了亲密的接触。当他得知我是次时,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许久,他对我说:”我会永远对你好的。‘听着这满含深情的话,我心里充满了幸福。不过爱是自私的,我越来越不能容忍别的女人同我瓜分爱情。我幻想以自己的真情甚至是牺牲来换取运生对我全身心的爱,但是,当我提出让运生离婚的请求时,他断然摇头。他说他爱他的妻子和女儿,她们同他一起从艰难岁月中走过来,他不会抛弃她们。

“那我该怎么办呢?我只有22岁,难道就让我永远这样没名没分地做一个第四者吗?永远让我守着一份残缺的情感来安慰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吗?运生说他不强求我的爱,如果我实在要离开他,他也决不怨我。他对我这么好,如果我真的离开他,算不算无情无义呢?

“在矛盾和仿徨中,一年多过去了,我始终未理出一个头绪来。运生对我加倍疼爱,但也从不冷落他的妻子,有时我也劝自己,为什么不能像那两个女人一样,守着运生给自己的那一份爱,安逸、知足地面对生活。但我真的做不到平心静气地面对这样一种不属于我一个人的爱,我受不了。细想想,即使真的嫁给运生又能怎样呢?我就真的会幸福吗?我真能实心实意同他一起走完这一生吗?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我太累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呢?老师,您说怎样做,我才能不伤心? 面对眼前这个为情所困的女孩,我谈了自己的看法。”雪菲,既然你如此信任我,将自己的苦恼告诉我,那么我也就对你坦诚相告,我认为你对运生没有真正的爱情。“

雪菲不解地看着我,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先不说你是在一种怎样的心境下投进运生的怀抱,可以说那只是失恋后寻求一种心理补偿的冲动。在极度失落和孤独的情况下,异性的少许安慰便可轻易打动你的心,但那决不是爱。在这里我只就你与运生走到一起后的心理进行分析。

“,正如你所说,爱情是自私的,具有排他性。如果你真心爱运生,当得知他已成家,而且还不止一个妻子时,你决不会容忍这种局面继续下去。要么你愤然离去,要么迫使运生离开他的妻子。但你没有那样做,而是任凭这种多角恋情延续至今。你也许会说:”我也很痛苦。‘其实你的痛苦并不是因为运生没有全身心去爱你,而是因为你自己从未真正爱过一个人,这个人当然也不是运生,因为你心目中的’他‘还没有具体到某个人身上,所以你才会迷惘、无望而痛苦。

“第二,你明确表达了自己对嫁给运生能否幸福的疑虑对他没有感情,之所以不愿接受他有妻子这样的现实,只是出于一种维护自尊的心理,还有一种不甘心再次受挫的心理。即使运生没有家庭,我想你也并非会嫁给他。

“鉴于此,我建议你清醒地面对自己的爱情,该放手时就放手,不要再继续欺骗自己、麻痹自己,白白耗费宝贵的青春。你才22岁,一切重新开始还为时不晚。

“你问我若离开运生是不是无情无义,其实对待运生这样的人根本无须谈什么情义。他若真是一个有情有义有德的人,他又怎会滥爱,在已占有两个女人的同时,又轻率地与你发生关系,大谈什么爱你?他的行径不仅是社会公德所不容许的,还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对这样的人,你还相信他所说的爱情吗?他对你好,是为了达到他满足私欲的目的,绝不是真正为你好。若你因此而认为他爱你,从而认为离开他就是背叛他,就是无情无义,那你莫过于东郭先生,同情狼终被狼所欺。

“跟你说了这么多,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明白。离开他会痛苦是正常的,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但若不离开他,更大的、绵延不断的痛苦还在后头,孰利孰弊,不辨自明。所以,不要再犹豫了,当机立断离开这个自己并不爱,对方也不爱你的人,放弃这一份被瓜分得支离破碎的爱,去寻求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完整的爱,相信你的生活会变得幸福而美好。”

送雪菲走到楼下,她冲我有力地点点头:“老师,我从您这里得到了勇气,我有力量战胜的犹豫,彻底结束这种充当第四者的生活,结束从别人碗里分羹的情感折磨。”

我笑着冲她摆摆手,祝她一路走好。

外贸付费推广
实木运动地板
绞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