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学院教授陈龙被马云挖走项兵抗议

2019-10-13 06:11:07 来源: 信阳信息港

  长江商学院教授陈龙被马云挖走 项兵“抗议”

  长江商学院副院长成龙出任蚂蚁金福首席战略官

  曾鸣擅于研究,性格温和,有大格局大视野,其在整个阿里巴巴集团内的地位,这些年来有目共睹。与阿里巴巴集团一样,新成立的 蚂蚁金服集团 也设首席战略官一职,足见蚂蚁金服集团在整个马云阿里系大盘子中的作用。陈龙一直还负责长江商学院的校友校务工作,是长江DMBA(博士班项目)的筹建人,在校友中享有很高的声誉,还被戏称为 小龙龙 。

  有分析称,蚂蚁金服集团的未来市值甚至都可以超过如今的阿里巴巴。何为蚂蚁之意,可以参见文章《被阿里巴巴深刻改变的蚂蚁中国》,以及《阿里金融的蚂蚁系巨无霸版图浮出水面,彭蕾稳坐女主》,随着各项业务、布局的一一浮出水面,一个多牌照、全业务、拥有移动端优势的民间金融巨无霸将横空出世,正步步为营。

  10月25日是上届长江商学院21期学员的毕业典礼,也是25期新入学学员的开学典礼,陈龙做了一个关于《中国互联金融本质与未来》的演讲,作为他在长江的 一课 。围绕着互联金融和供应链金融,陈龙结合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制度现状,对金融产品在中国的未来做了展望。

  以荷兰银行等几个不同案例,陈龙认为,金融诞生的本质就是为商业服务的,随着商业发生根本的变化,金融及支付也会发生根本变化。陈龙教授认为,基于 互联、数字技术和平台的普惠金融大有可为,当前正是发展 不一样的金融 的黄金时代。

  陈龙已向长江商学院校友发布告别信,称怀念在长江商学院任教时那些 灵魂出窍的经历 。

  以下为告别信全文:

  好多同学来问我,说你说几句啊。好啊,这几句话是说给长江人听的。

  从下月初开始,我的主要工作将不再是教授,我将出任蚂蚁金服集团的首席战略官。

  关于做教授的感受,我心中有一个清晰的画面。在这个画面中,我在长江给同学们上课,同学们安静地听课,我听见教室里只有一个声音。每一个行当都有其美妙的瞬间。如果是一只小鸟,可能这个瞬间就是飞翔和歌唱。对于做老师的行当,自古美妙的瞬间就是分享,学生安静地听课;那时希望小鸟不再歌唱,也安静地在枝头聆听;那时我已经灵魂出窍,听这个做老师的人如何分享。有人说,应该谈一次灵魂出窍的恋爱。我没有那么贪心。我觉得能够有几次灵魂出窍的分享就已经足够。在长江,我经历了很多这样的瞬间。因为这个经历,我的心永远都走不了了。

  到蚂蚁金服是一个理智的决定。阿里巴巴的电商集团已经上市。所有金融的版块被归入没有上市的蚂蚁金服集团。纵观金融的历史,就是新的商业需求驱动、加上科技创新带来的金融创新的历史,无论银行、投行、信用卡、电子交易的诞生都是如此。在这个互联和数字技术的时代,让老百姓有投资工具的选择,同时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普惠金融有很大的前景,也有意义。无论成败,我觉得这是这个时代的使命,不容推辞。蚂蚁金服已经在和监管,包括央行研究所和证监会,做各种新金融的研究。我也仍然将行走在研究与实践的边缘,和整个社会一起推动金融生态圈的健康发展。

  理智归理智。有很多同学和老师来告诉我不舍。我也不舍,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告别。在长江的四年是一段奇妙的旅程,我在长江收获了太多的情谊,沉甸甸地让我震惊,让我无语。长江跳动着中国有活力的商业脉搏。没有和那么多杰出企业家的切磋,没有长江无数学子的信任和支持,就没有今天的我,我不会有勇气加入到奔流中去。

  也许世间的事情都有征兆。今年夏天,我和长江的同学们漂流三峡。有一天傍晚,我爬上顶层的甲板,看见浊浪轻翻,两岸的乱石依然耸立。甲板上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伙子独自在吹葫芦丝,曲子是《月光下的凤尾竹》,那是我家乡的歌曲。我不知道这个小伙子面对这亘古不变的江水吹奏有什么感受。我感到自己的心安静下来,伴随着这条苦难、宽阔、有生命力的大江。这条大江把我从天际送来,又送到宽阔的天边去。

  但是我挂念的,还是那些灵魂出窍的经历。你问我曾经感受到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只觉得心里湿乎乎,我觉得感受到了幸福。这些话,不足为外人道,一起和我经历过的同学和老师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想起去年长江戈八夺冠时我在戈壁照的一张照片。塞外大风猎猎,我举着长江的旗,头顶蓝天。是的,长江理想,生命飞扬。亲爱的长江的老师和同学们,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还想远行。我们都在远行。但我从未远离。

  更多资讯来源:生活江苏、江苏、江苏、江苏 、苏

遗产继承
民生风情
体育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