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灭天穹 第三卷 第二章

2020-02-15 19:19:16 来源: 信阳信息港

拳灭天穹 第三卷 第二章

阵法只持续了几分钟,陈凡从空飞下来气喘如牛的坐倒在地上看着周围无数魔兽的尸体,陈凡苦笑道:“呵呵,没想到小妹居然会这么恐怖的魔法,真是小看她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气势,陈凡转身一看原来是紫幻魔狼,陈凡看着他笑道:“好了,虽然麻烦但还是搞定了!”

紫狼盯着陈凡的双眼,突然陈凡感到一个充满了威严的声音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陈凡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紫狼,説道:“是你在问我么?”

那个声音继续説道:“当然,你能认出我的身份难道不知道我拥有与人交流的能力么?”

陈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説道:“我刚才太激动了,所以给忘了。▲∴,”

紫狼威严的説道:“回答我,为什么要帮助身处险境的我们?”

陈凡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誓死保护爱人的精神感动了我,也可能是你我相似的遭遇让我去帮助你。”

紫狼疑惑道:“我们有相似的遭遇么?”陈凡将身后的黑白羽翼展开,道:“难道你不知道这对黑白羽翼代表着什么吗?”紫狼看到陈凡的羽翼惊讶的问道:“你是望护族的人?这怎么可能?望护族不是被天帝那个混蛋灭族了么?”

陈凡突然脸色一沉,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充满霸气的説道:“创始神一族又怎么会被小小的守护族灭掉呢?”

紫狼听这陈凡的话,感到一阵恐慌,身上的霸气在现在的陈凡面前,犹如一只在大象面前的蚂蚁一样,弱小的微不足道,不由自主的低头站在那里,陈凡也仰头看着天空的星星。陷入了沉思当。

这是一声虚弱的呻吟声打破了着尴尬的局面,紫狼听见呻吟声,利马转身向那只白狼冲去,陈凡跟在后头,温和问道:“她不是紫狼族的么?”

紫狼听着陈凡温和的话语,心里怎么也不能将陈凡和刚才那个充满霸气得陈凡联系起来。

陈凡见紫狼盯着自己看。却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不禁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

紫狼被陈凡这么一问回过神来,道:“没什么,她是雪狼族族长的女儿,与我产生了感情跟着我来到了人界。

本来我们想在这里定居的,可是却没想到这里的魔兽是那么凶猛,要不是你,可能我们和我们那未出世的孩都要命丧与此了。”

陈凡刚向説两句安慰的话,欧阳浩突然像陈凡警告道:“小心。有一只级数挺高的魔兽出来了。”

欧阳浩刚説完,陈凡和紫狼已经从前方的森林里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向这里走来,看雪狼的情况,走是走不了了。

陈凡和紫狼对望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股誓死一战的豪情,不由相视一笑。

这是那只魔兽已经进入了陈凡他们的视野之内,远远看去那只魔兽体形不是很巨大,浑身长满了鳞片上面还泛着青光明显的是有剧毒,四肢的爪生得非常的长看起来非常锋利。头部好像一个熊头,嘴里的尖牙呲在外面看得十分的凶猛。

陈凡不敢托大。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双手向相反的方向画半圆后收于身体右侧,等聚气已足,一颗散发着金光的光球在陈凡手形成,细看之下当还游动着一条金龙。

陈凡将双手推出

,一条龙形气劲朝着魔兽飞去,战神诀——灭龙劲!

一旁的紫狼也一声长嚎。一颗能量球也在口形成,朝魔兽飞去,顿时,烟尘滚滚。

陈凡喘了口气,刚想收功欧阳浩在脑叫道:“小心。战斗还没有结束!”

陈凡朝烟雾地方望去,只见一条黑影在烟雾缓缓站起。

陈凡不禁十分惊讶,灭龙劲是他目前所掌握的威力的招式了,连灭龙劲都不能将他消灭,陈凡紧张得像欧阳浩问道:“这是什么怪兽?怎么会这么强?”

欧阳浩沉思了一会儿道:“它好像是魔界的魔兽力量可挤进前十的地魔兽,它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陈凡忙问道:“有没有对付它的方法?”

欧阳浩苦笑道:“除了用力量将它打倒之外,没有别的方法了。”

陈凡苦笑着,道:“我现在厉害的灭龙劲都不能将它打倒,看来我是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一声惨嚎从魔兽那边响起,陈凡转头一看,只见紫狼浑身颤抖的倒在雪狼旁边,而雪狼被魔兽扔在地上腹部已经被刨开血如泉涌而肚那已成形的胎儿在雪狼的腹不停的抖动着。

紫狼倒在一旁看着眼前的惨象,虽然想和地魔兽拼命可是身剧毒的他只能倒在雪狼的身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将要被魔兽杀死。

就在这时,一声暴喝将魔兽的注意力从雪狼身上吸引开来。

紫狼费力的向声源处看去,只见陈凡以腹部为心浑身散发着血一样的真气真个人被血红的真起包围着让人看不清陈凡现在的模样,可是从陈凡身上传出来的怒气犹如实质一样的向地魔兽攻去。

地魔兽摇晃着斗大的脑袋怒吼一声将陈凡的怒气攻击摧毁。

这时,陈凡有如一道火红的箭一样向地魔兽射去,地魔兽还没有反应过来庞大的身躯已经被陈凡轰飞,而地魔兽身上的毒液还没有碰到陈凡的身体,就已经被陈凡的血红真气直接汽化了。

陈凡犹如疯了一样,没等到地魔兽落下来下一招又已经攻在了它的身上,而地魔兽在空有如一只布偶一样不停的翻来滚去。

处于被动地位的地魔兽心的怒气逐渐爆发,属者的他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遭遇,暴吼一声将陈凡震开。

可是陈凡却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力量一样,毫不给地魔兽有任何喘气的机会,刚被震开左手一扬一道烈焰向地魔兽飞去。

轰的一声巨响,地魔兽被砸到了地上。扬起了漫天尘埃,而陈凡仍旧停在空,向地魔兽倒下的地方发射着火焰。

这时,一声怒吼从地面响起只见地魔兽在烟尘身躯变得庞大,嘴一张一颗能量球向陈凡飞来,没有防备的陈凡被轰了个正着。像一颗陨石一扬向地面坠下。

眼看着陈凡就要坠地身亡,突然陈凡周身的血红真气的颜色渐渐变深逐渐的变成黑色。

陈凡浮在半空向地魔兽説道:“炼狱黑火,焚烧一切!出身魔界的你应该知道吧?”

听到陈凡的话,地魔兽的瞳孔瞬即变小,陈凡双手交于胸前向地魔兽猛地推出,念道:“光神灭!”

一条黑色的火龙向地魔兽飞去瞬即将它裹住,地魔兽被黑龙裹住,眼看就要魂飞魄散。

于是挣扎的向不能动弹的紫狼和雪狼走去,陈凡看到这一情景。大喝一声身上的黑色真起再度变化,颜色渐渐变亮变成了白色,散发的高温将周围的树木直接焚化成灰。

陈凡高声念道:“神之净化!”双手一扬,一团白色的火球从天而降直接将地魔兽烧的干干净净。

陈凡散去身上的真气赶到紫狼身旁,紫狼看着陈凡説道:“请……你快将我……我们的孩拿出来……”

陈凡转向雪狼,只见雪狼早已将脐带咬断,陈凡抱着快要断气的幼狼眼看着才刚成型的幼狼皇的手足无措,这是紫狼和雪狼同时发出一阵长嚎。狼嚎声一紫一白两颗内丹有紫狼和雪狼的口飞出,直接进入了幼狼的体内幼狼随着内丹的融合。外形逐渐起了很大的变化。

原本才刚刚成型的幼狼,这是已经变得与一般的狼大小无异了可是仍旧气息微弱,而紫狼和雪狼也已经变成了灰尘,消失在空气了。

陈凡着急的向欧阳浩问道:“欧阳浩,怎么办?有没有办法可以救活它?”

欧阳浩马上説道:“快跟他订立契约!”

陈凡着急的説道:“可是我不会呀!”

欧阳浩説道:“这好办,跟着我念:以创始主神的名义。我——陈凡与眼前之生灵订立平等之契约。”

陈凡照着欧阳浩的话念完,将自己的手指咬破,滴了一滴血到幼狼的嘴里。

瞬间,一团亮光将陈凡包围陈凡只感觉有一道热流进入体内,説不出的舒服。而幼狼也缓缓的站了起来。

长嚎一声,身上又起变化,颈项的紫色长毛变成银色,四个脚爪的毛变成纯白色,眼眶、耳廓则是纯黑色。

陈凡惊奇的看着这一变化向欧阳浩问道:“嗨,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么?”

欧阳浩説:“噢,这很正常你们订立了契约,所以他接受了你的力量。外形有diǎn变化是很正常的。”

陈凡听后高兴的对它説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恩……就叫血琪怎么样?”

得到名字的血琪围着陈凡转来转去,还不停的用它的大脑袋蹭着陈凡的身体,陈凡高兴的拍拍血琪的脑袋説道:“走吧,向堕落之窟进发!”

“试练之窟又叫做堕落之窟,位于迷失森林的心处,传説是人间界与魔界之间的通道,由于魔界的瘴气非常重即使是透过洞窟飘出来的那一diǎndiǎn,也是这个森林里的动物产生了变异。虽然创世神在洞窟的层的人魔界的交界处下了一道强力的结界,可是那只能将一些战斗力高的魔兽困在魔界里,而一些低级的魔兽则通过结界来到了人界,虽然只是低级的魔兽可那是对创世神来説的,对于那些人类来説这些低级的魔兽随便一个都能将他们的精英搞定,所以在一段时期内,魔兽将整个大陆搞的人心惶惶那段时期被后世的人成为魔兽之乱。后来,望护王将大部分魔兽赶回迷失森林并在森林周围布下了一个结界,只有那些力量达到了结界下限的人才能够通过结界,但是里面的魔兽却不能出来。经过了时间的流逝,这些魔兽有些变的具有智慧,他们了解到了自己是不可能通过结界到外面的世界去的,于是,大部分的魔兽都回到了洞窟之。并根据自己的力量占领洞窟不同的地方。时至今日,洞窟已经被分为七层,每一层都由一只有智慧的魔兽来领导。这七层按照北斗起行的星名被命名,分别是:贪狼、巨门、禄存、曲、廉贞、武曲、破军。”

听完欧阳浩的介绍,陈凡对试练之窟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层。

一天后,陈凡他们来到了试练之窟的入口。不愧是连接魔界的通道,陈凡心里赞叹道,阴祟之气非常浓厚。

周围的植物也受到了阴祟气息的影响产生了异变,姿态狰狞的立在两旁。

陈凡正想向前走,周围的树好像都活了过来一样伸出自己的枝杈堵住了陈凡他们的道路并向陈凡包围过来。

陈凡看了看周围围过来的树,对血琪説道:“血琪,看来我的的先头战要打响了哦。”

血琪冲着陈凡diǎndiǎn头,一身狼嚎原本柔顺的狼毛突然立起变成了一片片锋利的刀刃。

血琪向一道闪电一样围着陈凡打转将周围想要靠近的树木砍成了一片片的木屑,陈凡看着血琪的攻势。不由得为血琪高喊打气。

过了一会儿,血琪停了下来,陈凡看着血琪微微耸动的肩膀,知道它已经很累了,説道:“血琪,回来!休息一会儿,该我上场了!”

血琪坐在陈凡的身边,周围的树木看到刚刚威胁他们的血琪已经回去了。便又围了上来。

陈凡看看周围的树木,给了他们一个冰冷的微笑。説道:“你们这些家伙正好让我来试试我的新招,接招,战神诀——剑道无极-改-日月剑法!”説完,一道真气护罩将陈凡和血琪罩了起来,从护罩表面散发出了无数剑气,像日月的光芒一样无处不在。

瞬时。将周围的魔树削成了碎屑,陈凡看看自己的战果,满意的diǎndiǎn头。

这时,倒下去的树木又开始蠕动了起来,欧阳浩説道:“魔物的生命力很强。如果不将他们的核毁掉他们是会复活的!”陈凡想了一会儿双眼变成$问道:“魔物的核值钱么?”

血琪想看白痴一样看着自己的老大,欧阳浩一副你没救了的声音説道:“高等得魔物的核很值钱,但像这些魔物的核,拿出去连一瓶酒都换不来!”

陈凡失望的説到“噢”,随即又高兴起来,对着那些复活过来的树説道:“呵呵,不好意思,看看我偷师过来的传説的禁技——百八十二式!”説着,一团黑火裹住了陈凡的手,陈凡向其一颗看起来难缠的树冲去,一拳轰在了树上。

黑火迅即向上蔓延,转瞬之间魔树已被焚成了灰烬。

陈凡兴奋得向欧阳浩问道:“怎么样?”

欧阳浩无奈的高声叫道:“神啊!就就这个白痴吧!下次拜托你试招的时候挑挑场合,看看周围吧!白痴!”

陈凡看看周围,原来自己已经冲到了魔树林的正心,陈凡不好意思的説道:“嘿嘿,下次我会注意的。”

欧阳浩説道:“现在怎么出去?”

陈凡想了一会儿,兴奋的説道:“我还有绝招!”欧阳浩无奈的长叹一声。

陈凡丝毫不理欧阳浩将腰间的匕首抽出来,慢慢的将黑火的能量注入到匕首里用力一跳,高喊道:“光神灭!”説着,借助下坠的冲力将匕首插到土,欧阳浩正想问陈凡又在搞什么鬼,突然一个十字形的裂痕出现在地上,接着越来越大当黑火熊熊的冒出来。

轰的一声,一陈凡为心半径一百米内的魔树瞬间化为灰烬。

欧阳浩不由惊问道:“这招是什么来头?”

陈凡嘿嘿的笑道:“这招是我从漫画上看的,又经过我的改良,怎么样?效果不错吧?”

欧阳浩説道:“这招不错!对了,血琪呢?”

陈凡一听,不由慌了四下寻找血琪的踪影。刚才的黑火可是能够烧净一切生物和灵魂,陈凡一时兴起忘了血琪还在身边。

陈凡高喊着血琪的名字,焦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血琪在高空看这陈凡焦急的模样,裂开大嘴,怪怪的笑着。

要是现在有人看到血琪的模样,恐怕会被吓昏吧,一只浑身色彩与众不同的大狼飞在半空,身后一双半金半银的翅膀上下拍打着,一张血盆大口咧着发出怪异的声音。

笑了一会儿,血琪想:“应该够了吧?”随即发出一声低鸣,陈凡听到声音抬头一看,狂喜的叫道:“血琪,你没死太好了!”

血琪一落地,陈凡冲上去和血琪扭成一团,用手将血琪一头柔顺的长毛搔的乱七八糟,激动地説道:“混球,没事不知道早吭一声,害我担心半天。”

血琪的説道:“我是受害者好不好?谁叫你一生不吭的用那么强的大范围攻击!”

陈凡嘿嘿笑着,继续和血琪扭成一团。

试练之窟内部由于照不到光线而漆黑无比,在这一片黑暗有两个身影向深处快速的前进着,丝毫不受四周环境的影响。

这是那个高一diǎn的身影叹道:“啊!终于到达第七层了!”

原来这两条人影就是陈凡和血琪,陈凡向欧阳浩问道:“浩,现在已经过了多久了?”

欧阳浩想了一下答道:“再过三四天就满一年了。”

陈凡长叹一声,道:“那么快,现实世界小妹和大哥他们应该还没到家呢吧?”

欧阳浩也感叹道:“是啊,想想十年的时间才等于那里的一天,呵呵……”未完待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