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这个夏天面对历史

2018-09-15 11:01:36

这个夏天天高云淡,这个夏天月明星稀,这个夏天阳光灿烂,这个夏天没有人能够回到过去,所有的人只能走向前方。

很长时间的困扰、郁闷、悲愤,周五算是一个了断。周四老王给我电话,说是周五找我喝老酒。他说的是上午十点半来,我听成了下午四点半。在愚园路开会时候,接到他们的电话。开完会赶过去,已经将近一点,人家两人叫好菜一口未吃等我两个半小时。于是惭愧,一口一杯,三个人很快喝完一瓶他们带来的金门高粱。多年前在北京,曾经收到过一瓶台湾马总统就任的纪念版金门高粱,睹物思人,多少岁月虚度!

如果周四没有接到老王的电话,周五我已经计划破釜沉舟向官方开火,一浇胸中块垒。为了二十多年的追踪监控,为了那些不休不止的暗地里瞎折腾,派卧底、破坏以及变相迫害。去年突尼斯革命,有关部门曾经找过我,我说过一个底线:在这个国家还没有到特别不堪之前,我不会走上街头,如果那一天来临,大家遇上了,则你给我一枪,我给你一刀,那是后话,现在,我们不需要剑拔弩张。

我不是一个愿意找麻烦的人,我所有的麻烦只是因为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尽职尽责地完成批评、批判政权的责任和使命,如果有一天我连批判的意识和兴趣都没有了,那就是刀光剑影、那就是绝望之后的图穷匕首见,秦不亡,我死;我死,则秦必亡!

觥筹交错之际,大家有了一个共识,我会将更多精力放在写作和公司业务,我的那些麻烦会得到解决,这点很重要。我再不愿意在困扰里艰难生存,我应该做得更多。做英雄是少年人的事情,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年代,我无意做一个英雄;接下来,我要恢复到一个正常状态,写作和生活,积累些许力量,在历史的变动里伺机而动,尽能尽的责任。

最近的状态是忙忙碌碌,数度花开,总要结果,不然以何应对冬天。几天没有写文章,就有陌生或者熟悉的朋友来问有没有事情,这种相忘于江湖的关怀,令我温暖而诚惶诚恐。网上曾经有过一则传言,说是某大人物叫嚣一旦如何如何,有关方面就要埋掉数百知识分子云云。对于这样的传言,即使真有,我也无所畏惧。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然后坦然承担由此而来的结果和结局,刽子手和谋杀者,也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向日葵在阳光下盛开,向日葵在阳光下凋零。身处一个巨大的都市里,听着那些布谷鸟的歌唱,蓦地想象着遥远年代的那位豪放派诗人,于深山里听鹧鸪的叫声,一边是向晚正愁余的浅斟低唱,一边是青山遮不住的高腔云板。历史有它自己的道路,我们不是过客,就做归人。

体育场围栏
广州外贸出口代理
世昶生活广场蓝筹杰座基本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