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布武录 百零八章 恶作剧

2019-10-13 06:05:16 来源: 信阳信息港

天下布武录 百零八章 恶作剧

吴锋看着云海岚,不知道该説什么,只好道:“我还没捏玉符呢,又被你找过来了。”

“是啊。”云海岚轻声道。她没有提那种冥冥中的感应,但两人之间的神秘联系的确越来越强烈了。

“刚才……真的合适?”吴锋还是忍不住问道,他斟酌着言辞:“你不是……不喜欢躯体接触的么?”

吴锋説的是当初要替云海岚购置冬衣,用皮尺给她量身材,不小心碰到了她裙子下摆开叉处的大腿肌肤,她立即脸红,露出敏感的神情。

“给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上课罢了。”云海岚很是随意地道:“何况那小子被憋成那样,哪里还能有别的心思?在山上你躺我怀里的时候,可有想入非非么?”

然而,这话説出来,她想起当时的场景,却突然尴尬起来。

很多事情,当时不觉得,事后回想,才会感到面红耳赤。

当时吴锋遭逢惨案,状同疯狂,在寒风中自虐,云海岚母性情怀发作,将吴锋的头按到了她的怀里,抚摸着吴锋的脸,温声安慰。

如今想起来,吴锋并不是小孩子,已经≮dǐng≮diǎn≮小≮説,接近成熟,当时吴锋的脑袋就贴衣靠着她那两堆高耸的玉雪,哪怕是嫡亲的姨娘甚至母亲,这么做都不太合适,何况云海岚与他并没有血缘关系?

两人之间本来就有些暧昧,当时的场景再想起来,实在是愈来愈让人脸红。

云海岚眼帘微垂,偏过脸去,神态如同沾着露珠的含羞草一般幽媚动人。

吴锋望着她如此娇媚可人的模样

,不由心中微动,开言道:“云姨,你害羞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呢。”

这话纯出自肺腑,是来自心底的自然感受,全无刻意讨好或挑弄的意思,吴锋未加掩饰,便吐露而出。

“可爱?”云海岚听了这话,微一疑惑,随即脸上越发羞红,似乎要滴出血来,她肤色极白,全然不似一般东方女子,因此面红就特别明显,在月下好似折射着光芒的温润红玉:“没大没小的,胡説些什么?”

説罢,在吴锋头上来了个爆栗。

这种行为梦绮舞以前经常做,但云海岚无论身体还是心性都早已完全成熟,一向行事从容。本不该像梦绮舞那样做出如此跳脱举动。

和吴锋相处的时候,她时常感觉到自己回到了当初那青涩的少女时代。以云海岚的性格,哪怕是认了吴锋做自己的干外甥,却也不介意和吴锋説一些迹近调情的话语,然而这种让她感觉又变回少女的感觉,却让她隐隐恐惧,恐惧当中又含着一些更为神秘的情绪。

“好啦,我不説了……”吴锋尴尬一笑。

云海岚偏过身,摸了摸自己的面颊,用冰冷的手掌让自己脸上的烧烫消褪一些。如果只是靠寒风的吹拂,恐怕脸上只会越来越烫呢。

“对了……那小子,你有什么感觉?”云海岚转移开话题,问道。

“除了对你胡説八道之外,真的挺对我胃口的呢。”吴锋笑了笑:“他説有缘再会,将来一定会有再见的日子。我想要做一番事业,总得靠一些有能的朋友互相帮衬,不能光凭一人之力。苏洗岩的背景看来不小,将来应该是可以成为重要助力的人物。”

交朋友固然是意气相投,但是考虑当中的好处,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人都是生活在现实中的。

“你能有此考量,当然是好的。”説到这里,云海岚反过来将吴锋一军,眨了眨眼,调笑道:“我还怕你吃那小子的干醋呢。”

毕竟早已不是小姑娘了,虽然刚才脸红到如同发烧一般,但她却能很快调整过来。

“什么啊……”吴锋含糊应对。

“男人都这样。”云海岚嫣然笑道:“你想占我便宜可不止一次,我都记着呢,有机会和你慢慢清算。”

这话语意模糊,越发令人想入非非。但云海岚説话从容之时,便表示她知道分寸所在,心志坚定,能够完全把握自己的心思,情绪不会轻易波动。

她可以肆意挑弄吴锋,但吴锋还不具备和她相对调情的气场,也不敢把话説得太过。这是云海岚的优势所在。单纯的打机锋,很少有人能胜过吴锋,云海岚也不例外,只有出言调戏,她才能偶尔占几次优势,教训吴锋几句,显示出自己的年长,得到解气的感觉。

“随意。”吴锋尴尬地笑了笑。

就在这时,北风突然紧了,犀利地呼啸而过。

啪地一声,似乎是有什么断了。

还没等云海岚反应过来,只见她腰上的深紫色长裙便滑落在地。

因为今天不如前几天那么寒冷,云海岚并没有披斗篷,这一刻她玉白的双腿裸露在冰冷的寒风当中,修长晶莹,散发着惑人的光泽,勾人眼目。

云海岚原来穿着的那条蓝色长裙,裙裾两侧都是开了高叉,雪白的大腿根半遮半露,她也不以为意,反而很喜欢他人的目光被吸引住的感觉。

但现在是冬天,穿着的是吴锋买给她的火浣锦织成的紫色长裙,裹得非常严实,如今整个滑落下来,将两条玉腿裸露在外,她完全没有准备。

幸亏里面穿了亵裤,裹住为关键的部位,不然就真要泄尽春光了。只是蚕丝织成的雪色亵裤太过轻薄,隐隐约约如同一团云雾,反而更加勾人眼球。

吴锋也慌了神,急忙叫道:“不是我做的……”

不过眼前的春光的确美得让他心颤。

“快转过身去!”云海岚俏脸通红,怒斥道。

吴锋这才猛地转身,云海岚慌忙将裙子拉起,发现是裙带断了。

她手忙脚乱地想要把裙带重新结好,但也许是因为过于紧张,又也许是从小娇生惯养导致不擅长折腾衣服,好一阵也没能弄好。

“是那个混账小子干的……”云海岚咬牙切齿道。

苏洗岩看起来被她压得没一diǎn还手之力,竟然还在半死不活的时候搞了这种恶作剧,弄断了她的裙带,只剩一根丝连着,被劲风一吹,于是完全绷断。

手法极为老练,位diǎn把握得极好,看来苏洗岩做这种事不是次。云海岚以为苏洗岩完全没有反抗之力,所以压根没有警惕,才毫无察觉。

只见云海岚红着脸,上气不接下气道:“小锋,过来帮云姨弄好这带子,但要是你敢……敢乱碰,我肯定……肯定剁了你的爪子!”

吴锋心中暗暗好笑,突然觉得苏洗岩干了一件好事。

虽然他不敢説,但云海岚这急得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失态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快、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四川大医院可以看早泄吗
广州治疗阳痿那家医院
昆明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上海前列腺炎钙化手术费用
邢台三甲医院哪家治前列腺炎治的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