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怡宁也曾自虐揪头发拿水果刀扎大腿吓坏教

2018-10-15 19:29:33 来源: 信阳信息港

在雅典奥运夺冠前,张怡宁一度接近崩溃边缘,不得不用“自残”的方式解压。上周末结束的游泳亚锦赛中,傅园慧拿下女子50米和女子100米仰泳两金。比赛看上去很轻松,但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傅园慧两条胳膊外侧满是抓痕,那是她赛前刺激自己抓下的,被她誉为“独门绝技”。体育圈中,像傅园慧这样的“自虐”方式并不少见,运动员在高压下需要某种发泄方式,乒球名将张怡宁痛苦时一度曾拿刀扎自己大腿。魔性 张怡宁拿水果刀扎大腿雅典奥运会前,张怡宁有些走火入魔、几近崩溃,那段时间她外战频频失利,对师姐王楠的打法也迟迟没有应对办法。多年后再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乒坛“大魔王”笑着说,“那两年我没患上精神病,已经是万幸。”据时任北京队主教练的周树森透露,张怡宁为了刺激自己,不惜拿锥子扎大腿,“你可能不会相信,我曾经亲眼见过她拿锥子扎自己大腿,不是每个人都能对自己那么狠,我活到这把岁数,没见到过对自己这么狠的孩子。”时任国乒女队主教练的陆元盛和主管教练李隼,也曾到张怡宁的宿舍找她谈话。说到激动处,张怡宁抄起柜子上的水果刀,猛地戳了下大腿,吓得两位教练赶紧抱住她,怕她再做出什么傻事。“我从打球开始就没快乐过,不拿奥运会金牌,我就不会开心。”张怡宁称那段时间心理压力很大,很长一段时间只能靠中药入睡。“自己想不通,教练有时又不理解,感觉快到得精神病的边缘了。那个时候必须发泄出来,所以就会揪自己头发,或者拿刀扎大腿。”第二天,张怡宁满腿淤青继续训练,队友们问时,她就说不小心摔的。李隼称,张怡宁特别善于思考,如果赶上失利必须当天想清楚原因,想不通的时候就揪头发。傅园慧血性 傅园慧胳膊抓出大血痕里约奥运会,傅园慧一战成名,被外界冠以“洪荒少女”、“段子手”等称谓,但她目前只接受自己是一名游泳运动员的身份,尽管她很想成为一名艺术家。成名以后,外界看到更多的是傅园慧天真、乐观的一面,很少人能走进她的内心。“你们太天真了,没有挫折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乐观的性格?”傅园慧说。正是这种性格让傅园慧对游泳这个职业的热爱做到了,比赛时甚至不惜采取“自虐”的方式。里约奥运会100米仰泳决赛时,傅园慧手上有明显的抓痕,“因为自己比较累,怕不好调动,这样能提醒下自己。”上周东京游泳亚锦赛,傅园慧又把自己的胳膊抓出血痕了。100米仰泳决赛前,站在起跑台前的傅园慧习惯性地甩了甩胳膊,然后右手用力抓左胳膊,胳膊上瞬间留下了长长的血痕。“这是我的独门绝技。”傅园慧称并不是每次赛前都自残,“我只有在非常重要的比赛,或者状态非常不好时,才会用‘自残’的方式,用‘我今天会死在这个游泳池里’的心态去比赛,用生命去比赛。”傅园慧的拼搏精神也感动了不少粉丝。一位粉丝表示,“他们自我要求太高太严苛了,粉丝只有说‘你注意身体,别太拼’的份儿。”尤兹尼任性 尤兹尼用球拍磕破脑门作为一项高强度对抗项目,网球比赛中摔拍子的情形屡见不鲜,这是球员发泄压力的一种方式,萨芬一个赛季就摔过十几支球拍。如果说摔球拍还算正常的话,那用球拍磕脑门的自残方式就稍稍有些过了。2008年ATP迈阿密大师赛第3轮,俄罗斯人尤兹尼对阵阿尔玛格罗。决胜盘中,4比5落后的尤兹尼丢掉了一个绝好的得分机会,懊恼的俄罗斯人先是喋喋不休地骂自己,然后竟然举起球拍直奔脑门而去,顿时鲜血直流,这一幕让网对面的阿尔玛格罗也吓蒙了。比赛不得不暂停,赛会医生进场给尤兹尼包扎。没想到的是,“血溅球场”反而让尤兹尼满血复活,回到场上的俄罗斯人更为勇猛,抢7取胜,完成逆转。【解惑】适度“自虐”有助运动员提升兴奋感从生理学角度剖析,运动员适度的“自虐”行为是有一定科学理论支撑的。人体大脑中有一个形似海马的区域,它会命令身体产生内啡肽(又称安多芬),作为对疼痛的回应。内啡肽能与吗啡受体结合,阻止与传输疼痛信号有关的化学物质释放,并产生跟吗啡、鸦片剂一样的止痛感和欣快感,类似天然镇痛剂。同时,内啡肽也会激活大脑的边缘和前额叶区域,这与激情的爱情和音乐激活的是同一个地方。此外,剧烈运动引起的疼痛会导致身体另一个止痛药大麻素含量升高。大麻素也被称为“幸福的化学物质”,它与大脑中的大麻素受体结合之后会封锁疼痛信号,并产生温暖而模糊的幸福感,这确保运动员在保持清醒的同时寻求痛苦,并不会造成严重的伤害。同时,人体在受到疼痛后,肾上腺素含量也会升高,进而可以通过提高运动员的心率来提升兴奋感。

塑料盖子 方形
王鼎商务大厦新闻
净水器滤芯图片
塑料盖子 透明
王鼎商务大厦图片
深圳净水器
塑料盖子 圆形
王鼎商务大厦社区实景-佛山
DM图片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