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亚投行启航,中国轮还是世界号?

2018-09-14 17:13:04

亚投行启航,中国轮还是世界号?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据财政部25日消息,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成立、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aiib)于25日正式成立,全球迎来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 aiib是个奇迹。26个月就从中国倡议变成了全球性金融治理机构,这体现了中国式效率。而且,aiib也从最初的“穷国”俱乐部,突破美、日两国的掣肘,变成了包括英、法、德在内57个成员国的另一个世“界银行(wbg)”。欧洲国家加入aiib,并非是为中国捧场,而是aiib符合公开、透明的治理原则,当然更符合欧洲后危机时代的利益诉求。因而,aiib启航,是“中国轮”也是“世界号”。

中国倡议、中国主导,且中国是第一大股东--按aiib“基本大法”《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中国以297.804亿美元认缴股本和26.06%投票权。aiib侯任行长后任行长金立群也是中国人。所以,aiib具有浓浓的中国特色,否则美国和日本也不会抵制。

aiib的倒逼也形成了“鲶鱼效应”。停滞5年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改革方案,因为美国国会的批准开始破局。这一方案将提升新兴市场在imf的话语权中国的投票权从3.8%提升到6%以上。人民币也成功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世界银行(wbg)对aiib也乐观其成,对aiib“察言观行”的亚洲开发银行(adb)也表示加快改革和提高贷款能力与效率。

aiib,是新秩序的象征,也是促进新旧秩序融合的原动力。然而,相比wbg和adb,aiib,无论在内部治理还是对外贷款,aiib都缺乏经验,成立之前可以讲效率,成立之后则要讲程序和守规矩,更要讲效益。在规则、程序和效益等方面,中国这个大股东还真要向西方成员国学习。即使中国拥有“一票否决权”,也不可武断使用。

aiib,建构于后危机时代,适应了新经济周期基础设施建设的诉求。由于中国推展“一带一路”战略,因而对于亚洲发展中国家的基建要求,会表现出更大的热情,以向相关国家输出资本和过剩产能。毋庸置疑,aiib也会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保驾护航。

中国的热情,必须符合aiib的“根本大法”尤其在贷款模式、额度和进度上,而不纯粹是中国的利益诉求。对中国而言,要想成为新秩序的引领者,或者是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负责任者,aiib绝非中国经济利益的战略工具,而是一个必须循规蹈矩而又谨慎学习的全球治理新载体。不仅各成员国的利益要平衡,富国和穷国的思维模式也要中和,尽快缩短磨合期,是亚投行的现实使命。

aiib和wbg、adb的竞争才刚刚开始。作为主导者角色的中国将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如果aiib内部争吵不断,贷款能力的优势发挥不出来,aiib的新秩序催化效应将大打折扣。这不仅意味着aiib治理能力的缺陷,也是中国和新兴市场的挫折。甚至,欧洲国家加入aiib的积极作用,可能逆转为旧秩序力量从内部瓦解aiib的“第五纵队”。果如此,aiib就不是新秩序的象征,而是旧秩序的战利品。

aiib考验既考验中国的领导力,也考察中国的学习力,更考验中国的协调力。而且,由于相关东南亚成员国,和中国存在南海岛屿主权之争,如何排除政治因素的干扰,也是aiib面临的现实难题。

从侯任行长金立群给出的答案看,算是给出了aiib运营的正解。在贷款项目的设置上,“在财务、环境和社会上具有可持续性”,而且“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等多边开发机构就项目联合融资保持着密切沟通。”可见,aiib的贷款立项是严谨的,不是追求高效率的“形象工程”,而是“效益优先”,维持这一机构的财务可持续性。这也决定了aiib不会异化为支持穷国基础设施的援助机构,而是和wbg一样的国际金融治理机构。至于aiib的人员招聘,金立群给出的是操守、专业能力和敬业精神。

当然,aiib的融资项目具有定向融资的针对性(面向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且新兴市场具有更高的发言权。

aiib已经启航,是“中国轮”还是“世界号”,值得关注。

淮安色谱仪
叠春苑-昆明
浴槽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