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1

2019-07-14 07:23:50 来源: 信阳信息港

我不曾记得月晕的清辉如何镶嵌在潮湿的野草上,

含羞草在寂静的夏日里悄然昏睡,

柳树梢斑驳的凹凸的身躯宣告暗影的寄居,

逶迤的河畔小路不再有犁铧清响的印迹。

因为农闲时我已不再归途,

不知济慈的夜莺是否会滴下虔诚的泪水。

我不曾记得冬日琉璃世界中,

在垂钓着长久栖居的湖畔旁,

我多么想童年嬉戏的欢笑,

藉朗日之光乘着一片落叶簌簌地飘落在我的身旁!

因为原野的缠绵已被迁居的铁器时代所耕耘,

春天这里不会再繁花锦簇,

杜鹃驰骋过的蔚蓝色的穹顶已不再拉下落英的的屏障,

那是你絮絮低语的媒介。

我也不曾记得在未来的远方会在田野里洒下多少汗渍,

杂草在我的屋檐里扎根震颤,

就在此刻我柔情的泪水浸润那月晕的惆怅,

我忽又想起暝暝黄昏之后

那繁花锦幛遮掩你的唇语,

镶嵌在僵硬的冻土层中的落叶归根,

将默默倾听而常青。

审判我的屋檐前的月晕你应该知道,

迁居于此的孩童稚嫩的祈祷:

故乡的垂钓者将被月晕笼罩入睡,

如同渔夫驾驭海涛亲吻着海岸,

无垠的海洋哪里有他的归宿?

2013.8.29作

宫腔积液的危害原来这么多啊,千万别忽视
哈尔滨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