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哪里能安放我的爱情

2018-02-08 17:05:40

2月7日,北京国际雕塑公园白领相亲会上,一位大爷忙着为孩子摘抄信息。杨杰松摄

2月7日,北京国际雕塑公园白领相亲会上贴出了这样的信息。杨杰松摄

在一篇题为《女白领热捧经济适用男》的报文中,“经济适用男”被描述为:不吸烟、不喝酒、不关机、不赌钱、无红颜知己等。月薪:3000元~10000元。首付能力:可以。文中称,用女白领的话说,“经济适用型”老公虽然不及“金龟婿”那般气派响亮,但他们对家和老婆、孩子有感,令人放心

哪里能安放我的爱情

。这种心态虽不能代表如今所有青年人的择偶标准,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转型期中人们的婚恋观。那么,在这样一个复杂多变、喧嚣浮躁的社会背景下,医学从业者,这一在公众眼中带着理想光环的职业人群,他们对爱情、婚姻又有着怎样的期待和困惑?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走进他们的情感世界——

错过之后

艾雨,女,某医院护士,36岁,本科,未婚。

护校中专毕业后,艾雨被分到现在这家医院工作。工作之余,她仍坚持学习,生活充实而忙碌,读了专科又拿下了本科学历,10年时间就在不知不觉间溜走了。文静内向的艾雨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全部献给了护理工作。“当护士三班倒很辛苦,我还要用业余时间学习,似乎没时间考虑个人问题。等拿到大本文凭时,我已经快30岁了。”艾雨喃喃说道,言语间透出些许无奈,些许遗憾。

多年以来,艾雨一直过着家和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交友,不愿意尝试络等其他交友方法,工作中接触的人不多,而且女多男少。她说,医院里像她这样的大龄女医生、护士挺多的,很多人都尝试过找婚介,但往往交钱注册后就没再等到回音。

“母亲身体不好,我只想找个有共同语言、人好、能照顾家的另一半。”艾雨微笑着说道。

不久前,朋友给艾雨介绍了一个48岁的男人。见过一次后,艾雨觉得不适合继续发展。“我想要个孩子。以我俩的年龄,要孩子的风险太大了。”艾雨坦陈。

永不放弃我的梦

婉瑜,女,39岁,美女,某医学期刊,当过三甲医院医生,留过洋,未婚。

尽管年近40依旧独身,但婉瑜说自己仍旧做着嫁个白马王子的梦。就算身边的人越来越现实,社会越来越浮躁,爱情越来越廉价,真情越来越难求,她也不愿放弃这个梦。

上大学的时候,一个成熟男人闯入了婉瑜的生活。他请婉瑜看电影,给她写情书,婉瑜很快坠入情,越来越依恋他。可是时间久了,婉瑜发现,这个男人只是自私地想占有自己。他规定婉瑜不能出国、不能做临床工作,只能呆在学校,能有多些时间照顾他。更让婉瑜伤心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有个同居女友,并直白地告诉婉瑜:“告诉你这件事后,我终于轻松了。”说到这里,婉瑜有些哽咽。

此后几年,婉瑜一直从事临床工作,没有时间恋爱,也不想恋爱,仿佛伤口还没有愈合。“等到父母着急的时候,我已经快30岁了。”婉瑜说,“常有男人见面就问:‘你会做饭吗?’还有些已经经历过一次婚姻的男性,他们对待异性有种明显的‘躁动’,这让我觉得很别扭。”婉瑜说,他们的目的性太强了,而她却希望自己能找个精神伴侣。

后来,婉瑜又遇上了一个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高级商务男。“我并不稀罕他的钱,可他呢?有什么事情从不允许我过问,给自己留有巨大的生活空间,却不给我一点空间,甚至帮我安排好了所有时间。他常说,女人不该像警察一样,但又经常抱怨我从未走进过他的生活。”婉瑜说。这个商务男告诉她:“你在家好好呆着,我有一天会娶你。”

“身边的朋友常说我清高,放不下架子。可我就想要一个成熟的、善待我的男人。我不会因为年龄大了就改变价值观。”说这话时的婉瑜坚强而倔强。

每次恋爱都令我成长

翰轩,男,27岁,某医院病理科医生,狮子座,未婚。

热爱运动,擅长主持,为人稳重,经历过四次恋爱,正准备向现女友求婚。说起自己现在的状态,翰轩一脸幸福的模样。他说,每次恋爱都让自己成长,正是这些成长使他最终找到了真爱。

翰轩的第一个女友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他们一起进入了同一家医院工作。“我们在一起5年,我向她提出结婚,但她却说自己是个独身主义者。”翰轩无奈地笑笑,“我很珍惜这份感情,可是看不到结果,于是选择了分手。”不过,翰轩特别感谢这个女友,因为是她让自己开始了解女人的生活。

此后,一次偶然的机会,翰轩遇上了自己的第二个女友——医院的实习生。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差距,翰轩觉得这个女孩不太懂事,对长辈也不够尊重。一年后,这段感情结束了,翰轩也学会了照顾别人。

翰轩的第三段感情很短暂,他和女友经人介绍认识,一个月以后平静地分手。因为两人在一起没有一点激情。这段感情让翰轩开始懂得,作为恋人,还是应该敞开心扉。

有人说,恋不靠谱,可翰轩和未婚妻就相识在上。一段时间的相处让他们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翰轩说:“她让我感觉很幸福。我喜欢她的简单、人好、懂事,能采纳我的意见。”

下一个就是有缘人

于勇,男,35岁,曾是某卫生局公务员,干过医院行政管理工作,现跳槽到私企,未婚。

上大学时的于勇很自卑,觉得自己来自农村,未来的生活不定,害怕不能给别人带来幸福,一直没敢谈恋爱。毕业后,又开始忙于打拼事业,直到26岁,父母开始着急他的婚事,于勇才觉得该找个伴了。于是,他用尽各种方法认识女孩,但见面的多,能成朋友的少,可以当女朋友的一个也没遇到。至今,于勇的感情生活还是一张白纸。

“我试过很多渠道找女朋友,上、朋友介绍、自己认识,都是见一面就没回音了。有些是我看不上人家,有些是人家不喜欢我。”于勇说,他比较重视对方是否看着顺眼。对他来说,上交友是非常好的方式,因为一般的婚介站都要求上传照片,有的还需要将身份证、毕业证、户口本等证明进行身份核实并评定信誉等级。“一般在上看着照片还算顺眼的,条件合适的,就会留下号、MSN,聊一段时间后再见面。”于勇说。

于勇身边有一群和他一样的朋友。他们会一起用休假时间去打球,上新东方培训班,借机认识女孩子。他们认为幸福要靠自己去寻找。“就算没碰到合适的,提高一下自己的水平,也挺好的。”于勇笑道。

“也许下一个就是有缘人呢!”已经等了这么多年的于勇依旧乐观。他不喜欢找学医的女孩,因为医务工作太辛苦。“最好喜欢运动、文学、书法,至少也要喜欢其中一项,这样才有共同语言。”(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军海官方网址
头痛性癫痫是遗传病吗
荆州专业癫痫医院
武汉最好的医治白癜风医院
癫痫公益救助活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